政策法规   问答   工资社保数据

咨询热线:010-65225666 010-65225666 学术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学术论文 »

法官自由裁量问题研究

2013-07-10 09:35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点击:
法官自由裁量问题研究
来源:安徽法院网    作者: 滁州市南谯区法院 侯玲 
  
  法官自由裁量权指的是法官在审判活动中,应当独立地、公正地通过对案件的审判,实现社会公平和正义。法官自由裁量权存在并发挥其积极作用,有其深刻的客观原因。法律在赋予法官自由裁量权力的同时,亦应对其进行约束。
  一、法官自由裁量权存在的价值诉求
  法官自由裁量权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西方法学家提出的一项重要理论,在西方国家的仲裁、审判实践中被普遍使用,甚至于成为司法独立、体现司法公正的一种象征。法官自由裁量权一词作为法律中的一个专业词汇,对于它的含义,西方学者有诸多解释。我国也有很多学者对法官自由裁量权问题进行了研究,并从一些具体学科角度对其含义作了一些界定或者描述。在此不一一阐述。本文认为,法官自由裁量权是指在诉讼过程中,法官在法律与事实的基础上,依据法律基本精神以及公平、正义等基本法律原则或道德原则对事实和法律进行裁决的权力,维护法律正义是法官自由裁量权根本的价值诉求。
  (一)法官自由裁量权是应对社会生活的复杂性与克服法律本身的局限性的必然选择。社会生活是一个动态的发展过程,充满许多变数,具有不可预期性,不能用事先制定的规则涵盖社会生活的全部。社会观念、心理和习俗等等也常常支配着人们的情感认知和道德评价,其中的许多事件和现象很难用纯理性的方法加以解决,这样就需要法官行使自由裁量权维护或实现公平正义。与此同时,法律作为社会关系的调整器,本身具有滞后性、不周延性、模糊性等等局限性,而法官自由裁量权的存在弥补了法律的滞后性及不周延性,使法官能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消除法律的模糊性,同时法官自由裁量权扩大了法律的涵盖范围,使法律的外延开放扩展,增大了法律的适用性,它使法官能根据时代的需要,对法律作灵活的解释,以避免法律的不合目的性。法官自由裁量权的存在有效地克服法律的上述局限性,使法律能更大限度地实现其功能和价值。可见,法官自由裁量权是由社会生活的复杂性与法律本身的局限性决定的。
  (二)法官自由裁量权是追求个别正义与普遍正义、形式正义与实体正义价值统一的制度设计。首先,法律和司法所追求的目的是要在全社会实现公平与正义,而适用于大多数人的法律正义却在某一个案的适用上可能出现不正义,法律常常在获得一般正义的同时丧失了个别正义。[①]这就是普遍正义与个案正义的冲突。一般正义的实现主要是靠立法者对利益的衡量与分配,而个别正义的实现主要依靠法官对个案的公正审判,对于法律本身而言,立法与法律适用永远存在着差距。立法权与司法权在法律意义上的完全一致甚至等同,这只能是个理想,而差距才是现实的、永远无法消弭的。我们努力的目标是如何使司法无限接近立法,而不可能完全同一。法官自由裁量权的价值正是使司法无限接近立法,以实现法律的目的,达到个别正义与普遍正义的价值统。其次,形式正义和实体正义存在着冲突。只追求内容上、实质上的正义,忽视了形式上的公平,这是明显不可取的。但是如果片面强调形式上的正义,甚至为了追求形式上的正义而牺牲了实质的公平,则危害更大。而法官运用其在诉讼中的特殊地位和法律赋予的自由裁量权,做形式正义和实体正义冲突的协调者,实现实质正义与形式正义价值的和谐统一。
  (三)法官自由裁量权是实现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统一的重要途径。法律效果即法律的执行、适用所产生的结果。法律效果是以法律作为衡量标准,具有法律特性。社会效果即法律实现的效果,是法律规范得以具体落实变为社会现实的效果。强调法律效果是法治的必然要求,但若把法治简单划一地等同于刻板僵化地适用法律,而无视社会效果,实际上并不符合法治的需求。所以,通过严格的法律适用的同时,还应当在法律适用中反映时代的需求,加入社会效果的考量,从而实现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的统一。法官在自由裁量权的运用过程中,坚持法律至上的裁判理念,充分发挥法官在司法中的能动作用,追求正义理念与个案平衡相结合,使自由裁量的结果既实现法律对个案的作用及案件双方当事人对审判结果认同的法律效果,又实现了法的秩序、自由和效益等等社会效果,真正实现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的统一。
  二、法官在行使自由裁量权时容易出现的问题
  目前,我国法官自由裁量权行使的状态不是很理想,存在诸多问题,主要有:
  (一)应当行使而不行使或拒绝行使自由裁量权。由于一方面我国法律规范数量较多,难免发生交叉和竞合现象,另一方面,抽象性规范和具体案件之间存在矛盾的情况,加之我国法律有许多原则性规定和一定的适用幅度情况存在,需要法官行使自由裁量权来修补。但在审判实践中,存在着许多应当由法官行使自由裁量权而法官不行使或拒绝行使的情况。这主要有三种原因:1.因法无明文规定而不行使。2.因法有原则规定但无具体规定而拒绝行使。3.因受法外因素影响而不行使。这主要是指受法官的个人素质、职业道德、工作经验等因素的影响或受来自法官以外的社会的各种因素的影响不行使。
  (二)不应行使自由裁量权而行使。自由裁量权包括实体法上的自由裁量权和程序法上的自由裁量权以及审查判断证据、认定案件事实上的自由裁量权。自由裁量的“自由”是相对的,是受法律精神等制约的,并不是绝对的丝毫没有限制的自由。不应行使而行使自由裁量权有以下几种情形:1.超越法律规范假定部分的确定性规定进行裁量。2.超越法律规范处理部分的确定性规定进行裁量。3.违反程序进行自由裁量。4.选择适用的处理方式、手段违背法律规定。5.违反法律原则和公序良俗进行裁量。6.随意剥夺当事人诉讼权利。7.未按诉讼证据规则认定证据。8.主观臆断认定案件事实。
  (三)错误地行使自由裁量权。从广义上讲,应当行使而不行使、不应当行使而行使,都属于错误地行使自由裁量权。这里所说的错误行使自由裁量权主要是指法官在行使自由裁量权时由于对法律精神、原则理解有误,或对法律规范的内容理解有误,或考虑的因素不当而导致错误行使自由裁量权。通常有以下几种情况:1.对法律精神、原则理解有错误。2.对法律规范理解有错误。3.法律规范发生冲突时选择适用有错误。
  三、法官自由裁量权的行使原则
  承认法官的自由裁量权的积极意义在于,可以借助于法官的能动性,克服法律规则的僵硬性,弥补法律的漏洞,使稳定的法律能够适应现实生活的变化,并在法律程序之外促进法律的进化。但法官也是常人而非神,也必有其缺点和能力限制,任何自由地主观发现法,势必害及法律的安定性。[②]可见,法律存在漏洞或者不足时,虽然可以借助法官的能动作用弥补其不足,但法官的能动作用如果不能正确发挥,不仅达不到维护个案正义的目的,而且会严重损害法治的权威,损及法律以及社会生活秩序的稳定性。这样,法官自由裁量权的行使就会走向反面,严重背离自由裁量权设置的初衷。所以,对自由裁量权既要允许法官行使,又必须通过设定原则的方式对其进行合理限定。法官自由裁量权的行使应当遵循以下基本原则,第一,公正裁量原则。法官应当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运用自由裁量权最大限度地追求个案公正。离开了对公正的追求,法官的自由裁量权的行使就会偏离法律价值的指引,偏离法律的宗旨。公正应当贯穿于自由裁量的全过程,这样,依据自由裁量作出的裁量结果才能让社会信服。第二,遵循法律的原则和精神。遵循法律原则和精神是将公正的目标在特定的法律范围内予以具体化。无论是缺乏法律规定,或者规定不明确,法官都应当借助于法律的原则和精神来指导自己的裁决活动。第三,不能超越法律的明确规定。法官的自由裁量并不意味着法官可以任意裁断,自由裁量同时意味着法官必须是守法前提下的裁量,是在遵循规则之下的裁量,而不是超越规则去行使自由裁量权。换句话说,只有当没有法律规则或者法律规定不是十分明确时,法官才能根据法律原则与精神进行裁量。第四,利益衡量原则。法官在进行自由裁量时,不仅要从法律的规则文字出发进行逻辑推理,而且要从案件所关涉的利益出发进行价值衡量与判断。第五,程序正义原则。法官自由裁量权的行使在程序上必须符合法律规定。对个案实质正义的追求必须借助于程序正义。为此,应当做到不得擅自改变法律程序,审判中保持超然中立的态度,做到不偏不倚,必须兼听双方当事人的意见,在庭审过程中认真听取双方当事人提供给法庭的证据、意见、主张,不能把任何一方的论点和论据排除在外。另外,裁量必须符合认识逻辑、社会常识和法律价值。虽然我们要承认法律正是通过法官的判决得以贯彻的,法官享有自由裁量权是必然的,但是,如果认为法官可以享有无限的自由,法官可以凌驾于法律之上那就大错而特错了。正如德国法学家伯恩·魏德士所言,即使在法律保持沉默即法律有漏洞的时候,法官也没有无限的自由,他仍然受到法律价值标准的约束,将一切有效的法律视为其造法的边界。[③]就我国法官享有的自由裁量权而言,存在着以下理论和实践问题。其一,理论认识、法律规定和实际不完全相符。正如前文所述,法官享有自由裁量权是一种社会事实,这是任何人都否认不了的,但是,长期以来,我们官方的理论不能正视这一客观现实问题。这可能与我们长久地将自由心证视为资产阶级理论有关。其二,法官的自由裁量权到底有多大,其行使自由裁量权的边界到底在哪里,对此问题,理论研究还不够深入。实践中的问题就更多。即有些法律规定较粗,如在刑法的规定中,有相当多的诸如情节严重、数额较大等模糊术语,所以,法官实际上享有很大的自由裁量权。其三,受制于一系列的主客观因素,法官不能正确和有效地行使自由裁量权。客观原因在于,我们过于强调法官要严格依法办事。主观原因在于,由于专业素质所限,法官不能对法律原则和精神进行正确把握,缺乏解决疑难案件的经验、智慧与胆略,只能机械地适用法律,其后果就是,表面上看法官的确严格执行了法律,而实际上却严重背离了法律的实质价值与精神。所以,在司法实践中,我们必须克服两个极端,一方面,要通过制度的有效约束,防止法官变自由裁量为任意裁量,另一方面,也要通过对法官的有效培训,使之正确地掌握和理解法律规则、法律原则和精神,使自由裁量权运用的结果既不歪曲法律,又能够维护法律的安定性。一言以蔽之,既要合理运用,又要服从法律。
  四、规范法官自由裁量权的措施
  (一)加强立法预测
  加强立法预测,以减少法律空白。要在对社会进行广泛调查研究的基础上,征集专家、学者和普通公民的意见,确定立法目标和计划,进一步完善立法机关的工作,使之实现立法工作的民主化、科学化和程式化。尽量减少法律的空白,从而实现法官有法可依,以减少法官自由裁量权的启用。法律作为上层建筑,必须与经济和社会发展相适应。在科学技术突飞猛进的今天,立法主题和法律的内容越来越具有技术性,例如,知识产权的保护、原子能的控制、环境的保护等等,由于技术的日新月异,法律总是落后于技术的进步。从另一方面来说,法律的稳定性和人们对法律结果的可预见性是法治的生命,法律的稳定性要求立法者不能朝令夕改,维护法律的稳定性是对立法者的基本要求。因此,当出现新的形势的情况下,立法者往往只能保持沉默。同时,立法机关的会期是有限制的,不可能随时去修改、制定法律。因此,加强立法预测对控制法官自由裁量权起着预防把关的作用,对法官自由裁量权的合理控制的作用非常重要。当然,立法也不能过于超前。法律只不过是对己发生的事情进行理性总结而已。由于立法者无法预见将来的各种新情况,如果立法太超前,法律往往与现实产生差距。由于差距的存在也就需要法官启动自由裁量权,这样也不利于法官自由裁量权的控制。
  (二)健全监督机制
  在法律监督机制较为健全的国家,法官在行使自由裁量权时,不是他的道德品质比普通人高很多,而是在监督机制到位的条件下,没有给法官滥用自由裁量权的机会。而我国法官自由裁量权监督机制尚未健全,所以滥用该权力难被外界发现,违法成本较小,法官的自由裁量度范围略显过宽。因此,健全自由裁量权行使的监督机制成为当务之急:一是要加大立法机关的权力监督力度,保证法官自由裁量权有效行使;二是依靠检察机关实行法律监督;三是加强审判机关的内部监督,利用内部监督制度防止法官自由裁量权的滥用。四是发挥新闻媒体和社会舆论的监督功效,对法官自由裁量权行使进行监督。
  (三)控制法官行为
  在控制法官行为之前,首先得打造一支素质过硬的法官队伍。任何一项法律,无论设置有多么合理,操作性多么强,如果没有一支素质高的法官队伍,施行起来效果将大打折扣。因此,我们在法官队伍建设中,要相应提高法官的任职资质,选拔优秀的人才充实法官队伍。同时,要发挥《法官法》和《法官职业道德准
  责》作用,约束法官行为。另外,加强对法官的思想政治教育,培养法官的职业意识,提高法官素质修养,完善错案责任追究制。在具体司法实践中,要求法官依靠法律精神和法律原则,遵照法律规定审理案件,在做出裁决时,判决文书要道理清楚,论证有据,减少或杜绝法官以出于私心给司法审判带来的不公。控制法官的行为不能以牺牲法官主观能动性为代价,其目的还是为了督促法官认真履行法律赋予的职权,提高司法效率。从我国的司法改革来看,我们需要走的路还很长,任务还很重。改革所涉及的内容非常之复杂,法官自由裁量权就是其中一种。在法官审理案件过程中,法官自由裁量权实际一直存在于其中,它依附于法官的审判权,且是法官独立行使审判权的重要体现。在我国,由于审判权的行政化,在行使上缺乏有效的监督机制,且受到法官素质、自由裁量权行使空间等因素的影响,很容易出现法官滥用自由裁量权。要实现司法改革有较好的成绩,实现司法公正,对于法官自由裁量权必须予以规范。
  参考文献:
  [1]刘爽:“民事审判中法官自由裁量权”,申请清华大学法律硕士专业学位论文.
  [2]姜明安:“论行政自由裁量权及其法律控制”,载《法学研究》1993年第1期。
  [3]〔美〕博登海默:《法理学、法哲学与法律方法》,邓正来译,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
  [4]〔美〕德沃金:《认真对待权力》,信春鹰、吴玉章译,中国大百科全书出
  版社1998年版。
  [5]〔法〕孟德斯坞:《论法的精神》,张雁深译,商务印书馆1961版。
  权,增加诉讼过程的透明度,杜绝“黑箱操作”,有利于控制法
  官自
  [①]徐国栋:《民法基本原则解释》,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4年版,第3页。
  [②]梁慧星:《民法解释学》,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5年版第67页。
  [③][德]伯恩·魏德士:《法理学》,丁小春、吴越译,法律出版社,2003年版第276页。
 
学术分类
友情链接